个税起征点调到多少?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说明:
1.本站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法规,若出现侵权或部分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站长删除!
2.本站大部分内容采集自网络,若出现侵权请立即联系站长删除。

千呼万唤始出来!翘首以盼的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终于被官方盖章落实。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8年政府工作的报告中明确提出,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提案建议个税起征点由3500元提升至7000元,全国人大代表、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建议个税起征点调整至10000元。 


消息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微博朋友圈更是喜大普奔、纷纷叫好。只是,个税起征点只是3500、7000和10000的数字之争吗?个税改革只是提高起征点这么简单吗?Too young, too naïve!

你有没有“被中产”?


先来聊聊个税为啥要改。自2011年,个税起征点从2000元提高至3500元以后,已经长达七年没有变过。奈何时光流转、物是人非,七年间居民收入、物价水平、消费方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人纷纷表示“被中产”。

 

如今的一线城市,别说3500,就算是30000,也算不上土豪。知乎有一个关于“爸爸每月要赚多少钱,才能撑起一个家?”的帖子,不少大城市所谓的中产父亲怨声载道。月薪三万听起来不少,而扣完五险一金和个税后到手只有两万出头,再除去房贷、车贷、吃饭、交通、奶粉、幼儿园、培训班、人情往来等支出,几乎所剩无几。据融360计算,月薪三万的个税为4439元,占比高达14.8%


征收个人所得税的重要目的是调节贫富差距,而近几年个税收入增速更是远远高于可支配收入增速,这也充分说明3500元的个税起征点确实已经OUT了

中美个税对比


中国GDP规模是美国的60%左右,而个税收入仅为美国的9%。主要原因是美国能够对高收入者进行有效征税,而我国却难以对高收入者,尤其是隐性收入和灰色收入获得者征税。目前来看,中美个税征收存在诸多差异。

 

征收方式方面,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多采用综合所得税制,对纳税人在一个纳税年度内来源于各渠道的净所得汇总后按累进税率制征税;而我国采用的是分类所得税制,将所得分成11个类别,分别按不同的税基与税率课税。

 

分级税率方面,中美两国均采取七级税率。但美国的税率范围更小且对应的所得额级间距较大。即在美国,单身或夫妻的收入小幅上涨并不会影响个税缴纳。

 

抵扣方面,美国的地方房地产税、房贷利息、子女教育等费用均可以用于抵扣个人所得税,而在中国尚未有相关规定。


有意思的是,美国可以选择夫妻联合申报和个人申报,而美国报税的中介费用也不便宜,不得不说,单身狗在美国也不好过。不仅如此,在美国子女教育费用还可以抵扣个税,单身狗又遭受一万点暴击。

部分内容来源:恒大研究院

个税怎么调?大方向已定


其实,我国个税改革的大方向是基本可以明确的——从分类税向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的混合课税模式改革,从以个人为征税对象到以个人与家庭结合为征税对象的模式改革,同时增加教育、养老、医疗等方面的抵扣。下面,我们具体来看看有哪些改革措施。

 起征点或上调至5000-6000元


上调起征点是个税改革措施中最直接、行政效率最高、成本最低的方法,也是李克强总理明确提出的,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细则落地。那么,上调多少合适呢?

 

个税起征点和工资收入息息相关。下面,我们根据历次起征点调整时的工资情况,做一个简单的预测。

 

1980年,我国第一次提出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为800元。在人均收入几十块钱的八十年代初,个税绝对是土豪标配。2006年-2011年,个税起征点三次上调,与当年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月均工资基本相差不大,工资/起征点比例分别为1.09、1.20和1.00,简单平均为1.10。

 

再看2016年,该比例已经飙升至1.61,2017年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数据尚未发布,如果按照2016年的涨幅预测大约为6134元,工资/起征点比例进一步上涨至1.75。由此也可以判断,3500元即将成为历史,个税起征点上调刻不容缓。

 

最后,我们按照工资/起征点平均比例1.10计算,预测起征点=2017年就业人员月均工资/1.10=6134/1.10=5601元。


我们再换一个思路,按照GDP平均年增速7%计算,个税起征点应该在3500元的基础上乘以7次的107%——也就是5260元,才算勉强保持居民税负不增。所以,个税起征点很可能并不会调整到7000或10000元,5000-6000大概是合意水平

扩大所得额级间距,调整高收入税率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上较多国家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税制改革,总的改革思路可以归纳为由“高税率、低税基”向“低税率、高税基”的转变。


上文已经提到,目前我国的工薪个税采取超额累进税率,共分为七级,税率范围为3%~45%。我国现行个人所得税制下,前三个税级对应的所得额间距太小,使得中低收入者很容易被推高到较高的税级,个税负担加重;而最后两级税率偏高,导致企业吸引高端人才的成本过高,甚至造成税源流失。现在,相当一部分人在大陆工作,却要求住在香港。其主要原因是香港个人所得税的税率比较低,在大陆就要按45%交税。

 

因此,面对现存的问题,一方面,扩大中低收入所得额级间距,减低其纳税负担;另一方面,适当调低最高级别累进税率,降低高端人才留存成本,同时完善其他收入税收制度,避免税源流失。

增加各项抵扣


早在2016年,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就曾表示,简单提高个税起征点不公平,一个人工资五千块钱可以过得不错,如果要养孩子,甚至还有一个需要赡养的老人,就会非常拮据。

 

而解决这种尴尬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按家庭征税或者专项抵扣,从目前监管层表态来说,明显更倾向后者。今年两会中,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明确提出,这次个税改革前所未有增加了专项扣除,首选重点是子女教育、大病医疗,会根据实际情况具体确定专项扣除项目规模和数量

 

除了子女教育、大病医疗这两项,健康保险、赡养老人、房贷利息、房租等抵扣也是坊间呼声较高的,在个税改革中可能也会有所体现。


指标联动调整


最后,我们不妨想得长远一点。虽然没有绝对公平,但是从调节贫富差距的本质来说,个税缴纳制度更应该因地制宜、与时俱进。无论是个税起征点,还是税率分级,都是一个固定数值,缺乏与收入和物价的联动性。

 

空间上看,月薪一万,在三四线小城市虽然说不上是土豪,但足以过得相当滋润;而在北京,别说养活一家老小,就算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也不富裕。所以,长远来看,个税征收应该充分考虑收入和物价的地域差异,如一二线城市的个税起征点应该高于三四线小城市,而非目前的“一刀切”

 

时间上看,随着经济发展和物价上涨,每隔几年,个税起征点就会滞后于收入和物价,需要进一步调整。显然,固定征收模式并不能适应飞速发展的经济,而浮动调整机制显然更为合理,将个税起征点与物价、收入等数据挂钩,每年进行微调,从而规避滞后问题。

最后,再补充一点,可能有人会说个税起征点提高会削减国家财政收入,影响经济增长。殊不知,失之东隅,收之桑隅,个税起征点提高后人们的实际收入提高,更多消费和投资需求将被激发,更多财富被创造出来;另外,从国家层面来说,减税恰恰是国家对经济发展信心的充分体现。所以,担心的亲们——安啦,曼尼先森去等着涨工资啦!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曼尼先森”


随机推荐

友情链接: 网赚网  

吾优网 版权所有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