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和江湖

说明:
1.本站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法规,若出现侵权或部分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站长删除!
2.本站大部分内容采集自网络,若出现侵权请立即联系站长删除。

我一直跟着师傅过活。


我整日听见谁家的师兄死了,师妹不见了等等,更有趣的是,不久前,那个武功绝伦的武林盟主也不见了踪影……


师傅说:“出来混,最重要的是投对了门。”我问:“有啥不同?”师傅说:“天下门派林立,其实也分一本二本和专科。二本的门派大都是派弟子出去办事,骑最高的马,泡最美的妞儿,在外边人五人六的,然而,回来还得靠门派报销,自己穷的叮当响,你能决定的,只不过是你门派的名字和你身上的衣服。三本弟子混的更是不济,他们被师傅随便教两手就被打发出去过活了,美名其曰:自主创业。”



我问师傅:“我为啥不能成为一本弟子?”师傅笑我:“傻吊,一本是朝廷。”看我两眼茫然,师傅又说:“朝廷就是卖金疮药和伟哥的人。我们行走江湖,可以扯朝廷的蛋,但不能打朝廷的脸,要不然,以后砍人就没有金疮药,嫖娼就没有伟哥了。”我看师傅一脸茫然,问道:“师傅,你如今这样是不是就是他们逼的?”师傅摇头,背影里充满落寞“没有逼。”听语气,师傅好像老了十岁。我连忙拱手:“卦由象化,物由心生,师傅我懂了。”师傅笑我:“傻吊,我说的逼是名词。”



下山历练时我知道了邪影门,他们武功变幻莫测,平常的华山剑法练完就会出一身汗,武当派的梯云纵跑完也会心跳加速。可邪影门不同,他们总是一上来就砍翻你,根本不给你摆pose的机会。我回去问师傅,师傅微微一笑:“无妨,华山武当的人也不傻,为何他们就不会上来就砍。”看我一脸懵逼,师傅又补充道:“江湖规矩。”我恍然大悟,处处都有规矩,江湖也不例外,江湖的明规则是朝廷定的。可江湖的大小纷争又都是受潜规则控制的,可真正维持江湖各路人马不起纷争却是徘徊在明规则和潜规则之间的灰色部分。很显然,在“魔法少女变身时反派不能攻击”这方面,邪影门坏了规矩。



规矩是看不见的,可邪影门的武功是看得见的,我向师傅讨要退敌之法,师傅嘴角上扬,鬼魅一笑:“知道邪影门不守规矩为何还能在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吗?”我恍然,因为他们每年都为朝廷培养大量的锦衣卫和杀手,各个门派不是怕他们的头衔和身份,而是忌惮那个头衔和身份所代表的背景和后台。师傅摇了摇扇子:“说到底,邪影门不过是给朝廷办事的公务员,工资七八两,出差补贴五六两,各大商铺供奉十来两,并且又不配专车,出门只能用滴滴飞剑,赶上高峰连个起步价都出不起。所以他们未必不能收买,只要他们脱了衣服接私活,那就未必比你们这些二本的小子强多少,到时再略施小计,他们也不一定比三本的人高明到哪里去,到时候再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他,你可懂得?”



我连忙拱手而退。没想到师傅却叫住我:“你有把握联合各大门派?”我沉默,师傅补充说:“越到了高手,越不会轻易出手,你被别人啐了一脸唾沫,不丢人,可要是被别人啐了一脸唾沫还没打过人家,这就丢人了。大不了日后在演讲上大讲自己心胸如何宽广,啐自己的高人如何深不可测,就算被人拆穿,也可以长叹一声:哎,这就是江湖,到时候早已埋伏在人群中的徒弟们便以掌声接应。记得,不触及到他们的灰色收入他们是不会出手的,也只有到那时他们才会维护武林秩序,共同打击魔头。”我应许并快步退于黑暗。



几日后,在我的联络下各大门派联合起来,立誓剿灭邪影门,可当我跟随各大门派来到邪影门口时,才发现这里只有一片废墟。原来不久之前他们因为忤逆皇上的旨意而被满门抄斩。我明白了,所谓正道就是先说你是邪教,再将你尽数杀之,朝廷就是先将你尽数杀之,再说你是邪教。怪不得人人都想坐上皇位。


我问师傅:“所谓邪教,便尽是精英,真理,不都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吗?”师傅笑我:“傻吊,江湖规矩,少数服从多数。”我不死心:“那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为啥还有权势者四处作乱,难道不应该少数服从多数吗?”师傅笑我:“傻吊,人民的眼睛从来都不是雪亮的,即便是有雪亮的眼睛也不会有几个傻吊拼上身家性命去替天行道。”我撇嘴,反驳道:“可总有一些权势者喜欢喝别人的血,从别人的骨头里榨出几两油来。”“对呀,所以他遇到了你这样的傻吊。”师傅转过身来,两眼笑眯眯。



我问:“师傅,邪影门的事您是主事吧?”师傅转过身去,不回答。“师傅,邪影门的事您是主事吧。”我又重复了一遍,只是语气变得更加肯定和凌厉了。师傅摇头:“你身上有杀气。”我上前半步,问道:“您怎么知道的?”师傅噗呲一笑:“傻吊,你连BGM都变了。”我藏在宽袖下的手紧紧攥成拳,睫毛下眼波流转:“师傅,我想入江湖!”师傅一摆手:“剑由心生,杀由意动,你有了杀气,便已入了江湖。”我将手按在剑柄上,豹形虎身。我说:“师傅,请!”师傅叹气:“你有杀气而我没有,你有杀意而我没有,你有挥剑的理由而我没有,此战无义,你快些出招吧,我等急了。哎,这就是江湖。”我心中暗喜却面不改色:“谢师傅成全!”只见剑光一闪,师傅的剑早已刺穿我的心脏,鲜血浸透了我的白袍,我跪坐在地上,满脸惊讶。



我懂了,我都懂了,师傅。人在江湖混,决定你高度的是你的武功,然而决定你生死的确实你的演技。以刚才的一剑,我断定师傅以前起码也是个掌门或是盟主,可如今也落得这个穷困凄冷的下场。我捏了捏自己手上的血,视线逐渐模糊,千言万语聚到嘴边却成了一句“哎,这就是江湖。”


本期编辑:萧筱

与你相遇好幸运,欢迎大家投稿呦!

投稿微信:swf13792002392


随机推荐

友情链接: 网赚网  

吾优网 版权所有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