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免征额能减税??税收惊天内幕大揭秘!!!

说明:
1.本站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法规,若出现侵权或部分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站长删除!
2.本站大部分内容采集自网络,若出现侵权请立即联系站长删除。


分享法律人的努力与收获


原创作者

黄凯平 广东人文学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


       自2011年全国人大制定个人所得税法,免征额自2000元调至3500元后,个税免征额已7年未变。今年两会上,又有不少代表的提案关注个税改革,特别是提议提高免征额的呼声非常高。


然而,把个税改革的目光仅仅用于关注免征额,则可能会忽视个税更重要的问题。


(一)、减税的空间不在个税


我国的税负之重,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有切肤之痛。


2017年我国的财政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土地出让金和社保收入这四项相加有30.3万亿,而我国去年的GDP为82.7万亿宏观税负达36.6%之高,这与欧洲高福利的发达国家差不多了。


个税只是宏观税负中的一个小税种,2017年我国个税总额11966亿元,仅仅只占总体税收收入的6.9%。尽管个人所得税在我国只是一个小税种,但它的改革能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公众强烈地把减税的希望寄于此,是因为它是一种直接税,由公众直接负担,能引发公众强烈的“税痛”。


事实上,包括增值税和消费税在内的间接税才是我国税收的大头,但这些税都隐藏在商品价格中,民众在消费时不知不觉地交了,不如个税这样直接,所以“税痛”并不强。


但如果真正理性地分析,我国减税的空间在增值税、和消费税。我国间接税占到了税收总收入的70%以上,这才是导致民众税负沉重的真正原因,只有降低这些间接税,民众的税负才会真正减轻。


(二)、免征额不是个税改革的关键问题

  

免征额是这次个税改革中公众关注最多的问题,甚至很多人认为个税改革就是调整免征额,人们普遍希望这次税改能把个税免征额提高到5000元以上,甚至更高。


然而,单纯把目光聚在免征额并没有太多意义,反而会忽略个税的深层问题。

  

从2011年的个税改革来看,按2000元的免征额来统计,个税纳税人口仅占税基人口的28%,如果调整至3000元的话,纳税人口占税基人口的比例将降至12%,如果提高到5000元,这个比例则仅为3%了。


2011年个税起征点提高1500元后,其纳税人数也由9000多万减少至3000多万,纳税面降至8%左右。


但从我国税制改革的大方向来说,这并不合适,我国应该大幅降低间接税的比例并适当提高直接税的比例


从税收史来看,自个税在18世纪末在英国诞生以来,几乎每个国家都采用个人所得税这一税种,并逐渐成为了各国最主要的税种。

  

以个税作为筹集财政资金的主要税种有一个好处:个税直接针对个人的财产与收入征收,由民众直接缴纳,不经任何中介环节,也不可以转嫁,这样大家可以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交了多少税,而且这样会产生的“税痛”很大,公众的痛感非常强,自然会更加关心公共事务,关注税款的去向与用途,政府对税收的不当使用会激起民众更大的愤怒与反抗,而政府想加税也会面临更多的压力与阻力,不那么容易


日本的税法学家北野弘久说,间接税会带来一个很严重的政治后果,它使纳税人在法律上被置于一个植物人的地位,这样导致“纳税人作为主权者享有监督、控制租税国家的权利,并承担义务”的宪政理念“几乎不可能存在”


这说的不正是中国纳税人的现状吗?


因此,从长远合理的税改框架来看,免征额的高低并不是个税的重要问题,在美国等国家都没有法定的免征额,甚至人人(特别穷的人除外)都交个税。


但话也得说回来,就我国目前税负异常沉重的现状而言,如果不降低间接税,要求提高个税免征额也是理所当然的,甚至要求取消个人所得税也不过分。


(三)、“分类计征”最应该改革


分类计征的征税模式是我国个税的最大问题,这是最应该改革的,但目前全国人大公布的个税法修正案却对此毫无作为。


个税的征税模式通常有三种:分类计征、综合计征和混合计征


我国采用的是分类计征的模式,把个人收入分为工资薪金所得、劳动报酬所得、稿酬所得、财产租赁所得等11项,每一项分别确定不同的扣除标准与税率,赚同样多的钱,却交不一样的税。


这样造成的后果是,同样的收入却可能因为来源不同,或者获取的次数不一样而被征收不同的税。一个收入单一的人可能要交的税很高,而一个收入来源广泛但每一项收入都很少的人却可能不用交税。


另外,分类计征模式还在不同职业之间造成税负差异,比如,一个没有固定职业的自由撰稿人,花一年时间写出一本书,从某个出版社获得36000元稿费收入,这相当于每月收入3000元,但他需要交税4032元,而一个每月应税所得3000元的固定职业者,一年所交的税为900元,差异非常大。


综合计征是各国普遍采用的模式,因为它税率结构简单,能考虑到不同个人的收入来源的差异,可以照顾到不同个人的负担能力,真正体现税收公平原则


综合计征模式一般以年为单位计算收入,明确规定各种免税收入项目(如因疾病而获得的保险费、因受到伤害而获得的赔偿等)与抵扣项目(赡养老人与供养子女的费用、医药费等),把一年的收入扣除抵免项目后就是应税所得。另外,纳税人还可以选择以家庭为单位交税。


(四)、个税不应该调节贫富差距,单一税率是理想的改革目标


我国的个税制度还有一个重大缺陷,就是税率层级太多,边际税率太高,其中最高的边际税率竟然高达45%,这毫无疑问属于惩罚性税率了。


对于税率层级太多,公众的意见比较一致,2011年的个税法修正案也做出相应的回应,把原来的9级税率改成了7级税率。


但这仍然太多了,税率设置这么多的层级,并保持很多高的边际税率,这显然是想对高收入群体征收重税,以缩小贫富差距,虽然颇有争议,但很多人也赞同。其实,这并不合理,特别是对于我国的现状来说,这尤其不妥。


个税的本质与基本功能是筹集财政资金,而不是调节富贫差距,个税也不可能调节贫富差距。


目前我国交个税的方式是大多是单位代扣代缴,年收入超12万元的则自行申报,绝大部分缴纳个税的人都是靠工资或者其它劳动收入,甚至可以这么说,凡是需要缴纳个税的收入,基本上都是诚实劳动的合法收入。


而造成中国的贫富差距原因却不是因为合法的劳动收入的差距过大,而是腐败与官商勾结的不当得利造成的社会财富分配不公,但这些灰色与隐秘的收入是不可能被征收个人所得税的。


在一个权力不受制约,灰色收入泛滥的时代,企图通过个税来调节贫富差距无异痴人说梦。


既然无法对那些腐败所得的不当得利征收个税,那过密的税率层级与过高的边际税率就只有对付诚实劳动的高收入群体了,这自然不利于刺激个人创造财富的积极性。


无论是从激励人才来说,还是从减少对经济的扭曲来说,单一税率是最理想的。


对超过一定收入的任何个人或家庭,不管何种收入来源,都以统一的单一税率征收个税,这已经在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冰岛在内的25个国家和地区实行了,它们的平均税率为17%。


即使在非单一税国家,税率层级也都在减少,随着国际税收竞争越来越激烈,单一税也许是未来各国的普遍趋势。


致力于与律师合作打造服务平台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注:本文来源:黄凯平 广东人文学会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平台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学习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留言后台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投稿请联系:csfuneng2017@gmail.com)


随机推荐

友情链接: 网赚网  

吾优网 版权所有  ©2018